白小姐论坛单双四肖在哪个论坛
2019年05月24日 星期五
地质云 :English | 公务邮箱
中国矿业报订阅

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

2019-3-1 9:39:20 来源:中国矿业报 作者:俞宙明

2019年2月5日,德国联邦经济事务与能源部长彼得·阿尔特迈尔(Peter Altmaier)发布了《国家工业战略2030》(Nationale Industriestrategie 2030)的计划草案。这份20页的文件提出了一种对德国来说全新的产业政策导向。

该草案据称由阿尔特迈尔亲自操刀,前言开篇即引用了德国“社会市场经济之父”路德维希·艾哈德(Ludwig Wilhelm Erhard,1897-1977)的“共同富裕”主张,强调当前在“旧的?#24418;?#32773;消失、新的?#24418;?#32773;出现,整个贸易流正在改变”的时代,尤其要“复兴市场经济”。

草案以确保德国经济与技术的竞争力和工业领先地位,保障德国经济、劳动岗位和人民富裕的长期稳定和发展为战略?#21208;輳?#21015;举了对德国具有重要意义的九大关键领域,包括:钢铁铜铝工业、化工工业、机械与装?#38050;?#36896;业、汽?#23548;?#38646;部件制造、光学与医学仪器制造、绿色环保科技部门、国防工业、航空航天工业以及增材制造(3D打印)。

草案为新产业政策提出的?#21208;?#23548;向包括:各个领域的工业和技术保持现有的国际竞争力与优势地位,或重新赢得国际竞争力与优势地位;提高工业在经济附加值中所占的比重,?#21561;?030年,德国要达到25%,?#35775;?#36798;到20%;维护产业链的完整?#35029;?#21152;强中小型工业企业。

还有一点尤为引人注目。草案指出,国家要培植和保护达到一定规模、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,方能在全球市场上与中美等国的大型企业抗衡,取得一席之地。为此,一方面,要修改德国和欧洲的竞争法,为大型企业(包括跨国大型企业)的兼并开方便之门。另一方面,草案点出了一些龙头企业(包括西门子、蒂森克虏伯),几大汽车制造商,以及德意志银行和空中客车公司,强调这些企业的长盛不衰符合国家的政治经济利益。同时,在必要的情况下,国家还可以通过参股来插手企业并购事务。

草案大力呼吁不要?#31216;?#24066;场经济,要坚守自由开放的国际市场原则,捍卫公平竞争,强化多边主义。草案提出的具体措施包括:

第一,为企业发展创造更好的框架条件。包括可承受的能源价格,稳定的社会福利与富有竞争力的税收体制。

第二,欢迎国外投资。只有在经过明?#26041;?#23450;的例外情况下才可对外资并购德国企业插?#25351;?#39044;。

第三,对以下新技术领域,要在企业兼并、组建联盟等方面提供积极支持,必要时国家可直接参与关键产业的建设:人工智能及其在自动驾驶和医学诊断上的应用;被称为“改变游戏规则”的重要基础创新的工业物联网。

第?#27169;?#23545;于创业成功、走出初创期的企业,将建立欧洲风险投资基金予以支持。

第五,首先可在德国复兴信贷银行(Kfw)建立一个“德国参股基金”,以帮助保护企业的专有技术不致流失。

德国《国家工业战略2030》草案的推出,被视为德国政府放出的一个重要的信号,也确实回应了德国各界当前普遍存在的危机感:全球贸易保护回潮和英国脱欧等状况带来巨大的不确定因素。今年年初,联邦政府再次下调了增长预测,?#23588;?#24180;秋季预测的1.8%下调至仅1.0%。草案也把长达4页的篇幅给了“挑战”,指出德国工业的辉煌正在褪去,当前在通信技术、人工智能、互联网技术、生物技术、电动汽车等领域在国际上所处的地位都不容乐观,而要保持传统优势,就必须在这些新的未来领域赢得竞争力。

草案还?#20113;?#20027;要竞争对?#32622;?#22269;、日本与中国的优势进行了?#27835;觶?#23588;其提到“中国正在出现一些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,未来几年中,整个工业领域可能会被这些企业技术垄断”,从而破坏“?#34892;?#30340;国际竞争”。草案指出,德国必须奋起直追,不能只做其他国家赛跑的看客,而必须参与游戏并参与制定游戏规则。这一点深得德国政治经济各界认同。德国工商大会(DIHK)主席埃里克·施威泽(Eric Schweitzer)表示,德国政府着力保障德国工业区位优势,当前正是时候。德国工业联邦联合会(BDI)主席迪特·肯普(Dieter Kempf)也对政府对德国和?#35775;?#24037;业加强关注表示欢迎。联邦政府执政伙伴社民党经济论坛主席弗?#29366;?#23572;(Michael Frenzel)更是表示,对这一产业战略期待已久。

学界专家也对草案中的观点表示了部?#31181;?#25345;。科隆德国经济研究所(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)所长迈克尔·许特(Michael Hüther)认为,虽然国家干预的做法从纯理论上说并?#29615;?#21512;社会市场经济,但鉴于德国面临的?#36136;?#25361;战,这样做还是具有一定的合理性。

但这份草案迎来的决不仅仅是欢呼。纵观近几日的德国相关媒体,所见到更多是争议、质疑和批评的声音。德国经济学界、产业界和政界?#32423;?#22269;家伸?#25351;?#39044;经济表现出深刻的怀疑?#22270;?#22823;的忧虑。

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约阿希姆·朗(Joachim Lang)的评论可以很好地概括这种忧虑:“这个计划自以为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未来技术,具备竞争力的结构是怎样的,毛附加值中工业的正确比例应当是多少,哪些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国家龙头企业,又有哪些传统企业应当得到国家保护……”

草案列举了一系列“关键工业领域”和“具有战略意义的、改变游戏规则”的技术,并点名了几家“关乎国家利益”的“龙头企业”,这种做法在学界和业界看来,颇有外?#20449;哪源?#39046;导内行的感觉。经济学家认为,政府不具备关于未来技术发展的足够认识,?#26448;?#20197;准确把握需求变化,这样来下定义、做决?#24076;?#26410;免片面和武断。

像已经走向拆分的蒂森克虏伯、早已高度全球化的西门子,究竟是否适合作为德国龙头企业获得国家特别保护?更不用说德意志银行了,欧债危机早?#26143;?#36710;之鉴。

再者,德国经济一直以?#25509;?#20013;小企业为中坚力量,这份以扶持、保护与依靠大?#22303;?#22836;企业为核心的计划令很多人难以?#37038;堋?/p>

对国家干预市场的高度警惕,是德国经济界的主流认识。虽然人们也承?#24076;?#33609;案中所提到的“中国式的政府主导经济”、“中国以举国之力参加竞争”对德国的确构成了挑战,但仍然从根本上反对德国把国家的手伸得太长。很多人批评阿尔特迈尔要走“计划经济”的道路,完全背离了他在草案前言抬出的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理念。

工业界人士?#36861;?#34920;示,政府自己扮演起经营者和投资引导者的角色并非好事,政府的任务本应是制定大政方针,创造更好的框架条件,着力减轻企业负担,而经营和投资决策应当由经济界自己来做。德国经济界“五贤人”中的四位——维兰德(Volker Wieland)、施纳贝尔(Isabell Schnabel)、施密特(Christoph M. Schmidt)和菲尔德(Lars P. Feld)——日前也在德国《世界报?#32439;?#20889;题为《阿尔特迈尔的产业政策是错误的战略转向》(Altmaiers Industriepolitik ist ein Strategiewechsel in die falsche Richtung)的文章,其中认为:“应对中国企业竞争的最好办法,应当是直面竞争,继续在重要的关键的领域占据技术领先地位。这也是德国企业迄今成功的秘诀,未来仍应当创造适宜的框架条件,使这一状况维持下去。”

专家们认为,当前德国的创新政策是相当成功的,政府的产业政策则应当起到催化剂的作用,助力企业发挥出自己的发展潜力。

这篇文章还对这份方案的内在逻辑提出了质疑,认为这种产业政策体现的更多是政治逻辑而非经济规律,虽然可以立见成效,让选民直接感受到政策带来的好处,但从整体经济上看,?#38405;?#20123;企业或行业的针对性扶持无异于拆东墙补西墙,必将增加国民经济中其他?#24418;?#32773;的负担。

同样更多体现政治意义的,还有草案中提出的把工业占经济附加?#24403;?#20363;从目前的23.2%提高到25%的?#21208;輟?#24503;国Ifo经济研究所(Ifo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)教授菲尔伯迈尔(Gabriel Felbermayr)认为,这种?#21208;?#20174;经济上看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,因为这个比例本身很难确定,更不用说当前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的界限正日趋模糊。所以这其实更多地只是一个向选民交代的政?#25991;勘輟?/p>

四贤人的文章更进一步地指出,民粹思想无论左右都会向选民宣称,加强国家干预可以保障社会与经济的安全,而政府的经济政策正是要坚定地抵御住这种不?#21152;?#21709;。

德国《国家工业战略2030》草案的雄心?#25345;竞?#23427;所引发的疑虑和批评正形成了鲜明对比,?#20174;?#20986;既有理念与新形势、新问题、新思路的碰撞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草案在最后特别指出“德国的产业政策必须也同时是欧洲的产业政策”,并呼吁?#35775;?#19982;德国共同修改竞争法,把眼光?#20248;访?#20869;部转向一致对外。但几乎在该草案发布的同一日,德法两国?#25216;?#20197;厚望的西门子与阿尔斯通列车业务合并计划遭到了?#35775;?#22996;员会的否决。德法两国认为只有合并才有能力与中国中车(CRRC)这样在轨道交通装备市场的全球性领军企业抗衡,而?#35775;巳吹?#24515;两强联合会在欧洲内部市场形成供应商一家独大的局面。

据悉,这份工业战略草案将在充分讨论后进行修订,最终在夏季联邦议会休会前提交德国政府通过。至少从目前的讨论情况来看,还存在着理念和观点的激烈碰撞。虽然,像国内一些媒体所说,这可能就是德国向“抄中国作业”走出的第一步,但最终德国各界就此能达成何种程度的共识,还很难说。

(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、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?#20445;?/strong>

网站编辑:宫莉

返回新闻
白小姐论坛单双四肖在哪个论坛